甘孜藏族 【切换城市】

首页 > 热点资讯 >新闻内容

租客惠商家的故事

2020年09月15日 15:52

租客网推出租客惠版块后,海量商家陆续进驻,商家们也在和租客惠合作后有了不少体会。

01热干面再香,抵不过租客惠的券香

我们两兄弟从15年到深圳就开始经营这家热干面店铺,初来乍到的没什么名气,生意惨淡。我俩就凭那股热血和韧劲坚持了下来,也积攒了一些回头客,但是始终打不开更大的市场。

我们在租客网上租的房子,刚好看到租客网推出了租客惠版块,又不收我们的入驻费用,我们就赶紧加入了。之后就有不少附近的人群看到租客惠上的推荐领了优惠券过来,我们的热干面也被更多人尝到了,现在生意越来越好,收入很稳定。我们会不忘初心,把一碗碗热干面做好,把一天天日子过好,挣够了钱回老家盖房子。

——租客惠商家,热干面小铺许氏兄弟

 

02这杯咖啡是我安逸的中年况味

我曾经是深圳的一名程序员,也曾在无数个日夜里拼命挥洒过汗水,租住在温馨的小公寓里,向着未知的前程奔跑。所幸的是,专业不错的我,通过程序员的工作攒了不少钱。但是年岁渐长,身体也渐渐疲倦,我开始寻求另一种安逸的生活方式。

但是深圳这座城市太吸引我了,我还是想要留在这,所以我用身上的积蓄开了这家咖啡馆。从坐在办公室里喝纸杯咖啡,变成了坐在咖啡馆里冲咖啡。但是由于我的直男思维,不懂经营的门道,一开始的生意没什么起色,每日的进账连店租都维持不了。这时我想到了入驻租客惠,果然,不久以后,周围写字楼的白领等人群开始由租客惠关注到我的咖啡馆,我的店铺生意变的有声有色。看着每日的进账流水,我感受到了稳稳的幸福。

——租客惠商家,咖啡馆店主李先生

 

03只有渣男才健身?

有着创业梦想的我根据自己的特长开了这家健身房,我的理想很丰满,但是现实很骨感,来健身房办卡的寥寥无几,散出去雪花般的单页却很少有顾客愿意进店看看。网络上关于“健身即渣男”的热议不断,我的健身房却冷冷清清。

后来想到了利用互联网的方式来提高自己店铺的曝光率,经过多方权衡,我选择了入驻租客惠,不会收取我的入驻费用,平台给予我店铺的曝光机会也多,引流效果很不错。健身需求还是有的嘿嘿,之前是我缺乏有效的宣传途径,相信我的健身房会越做越好。

——租客惠商家,健身房店主甘先生

 

04老地方,好地方

在深圳读的大学,在校时对烧烤情有独钟,所以毕业后,我庸碌了两年就打起了开烧烤店的主意。于是我把店铺开在了我租住的小区附近,不远处也有个商区,我相信这里的客流量应该还不错,就自信满满的干了起来。

我家烧烤的味道是真不错,价格也实惠,所以还是有不少我苦心拉来的回头客照顾我的生意,但是来来回回也就那么几个客人,与我设想的火爆场景相差甚远。这些情况在我入驻租客惠之后就发生了扭转,有许多顾客在浏览租客惠时发现了我这家“宝藏店铺”,拿着优惠券纷纷过来消费。扫桌上的租客惠二维码付款,也省了许多顾客排队结账的烦恼。而且付款秒到账,收款不扣点。真真正正把我这家烧烤的“老地方”变成了“好地方”。

——租客惠商家,烧烤店主二丫

 

租客惠的初心就是帮助商家宣传品牌,提升销量,为租客网的广大租客和用户提供一个高性价比的优质生活圈,互利共惠。祝愿所有入驻商家和平台租客悦享品质生活。


相关推荐

租客网:房子没了,已经租出?这又是什么套路?

明理直气壮的跟你说“房子还在、随时看房”,等你满心欢喜挤出时间去看房时,却被残忍告知“房子没了,已经租出”;明明在咨询时将房子描绘的如同“宫殿”一般,但到现场一看,却比“贫民窟”还惨;明明口口声声保证“费用低廉”,但在租房中却遭遇费用“步步加码”,逃脱不了“押一付三”、“高额押金、中介费”的魔爪,甚至还不一不小心掉进“租金贷”的坑里,作为租客的你,是不是也想大呼一声:租房好难!“弄虚作假——缺乏信任——不作假不赚钱”仿佛渐渐在租赁行业中成为了一种愈演愈烈的恶性循环。如今,中国已经逐步进入“存量房时代”,在存量房交易愈加增多的今天,通过一种怎样的模式能够打破曾经的恶性循环,进而改变行业生态为存量房交易双方提供更为省心、放心的服务,是租客网全体所追求的目标。公开承诺“百分百真实房源”,率先实行“租房免押金,不要中介费”,推出“地图找房、线上实景看房”,省去找房、看房时的诸多烦恼,实行“租客惠、租客社群”项目,让租客的生活更便捷、更实惠、更丰富……租客网让行业更诚信,更透明!真房源应该是融在骨子里道德里的最基本的要求,是所有中介机构、从业人员的基本行为准则。破除行业而陋习,是一个道阻且长的过程,但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租客网等一些新兴房屋租赁平台异军突起,为租客展开了更具特色的服务和运营,在相互竞争的同时,也给房屋租赁市场注入生机与活力。租客网如今已经快速发展成为互联网租客唯一正宗的官方平台,与其说租客网是一个新产品的诞生,不如说这是一次定位和聚焦,是一次重新定位和聚焦。未来我们相信,随着互联网租赁行业的独角兽租客网的不断发展,定能对整个市场行业生态,创造新的辉煌!

2020年04月29日 11:54

央行数字货币将重构金融机构实务

近日,关于“央行数字货币(DC/EP)在内部测试”的消息不断传出,引发了外界对数字货币即将落地的猜想,相关概念股也连续多日上涨。  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日前回应称,“当前网传DC/EP信息为技术研发过程中的测试内容,并不意味着数字人民币正式落地发行。”  早在2014年,时任央行行长的周小川就已提出研发数字货币的想法,时隔6年至今仍未正式落地,由此可以看出央行在数字货币研发上的谨慎态度。  数字货币对金融业到底会产生有何影响?对反洗钱又有何助益?带着这些问题,《证券日报》记者专访了中国银行法学研究会理事肖飒。  《证券日报》记者:央行数字货币的推出,将对反洗钱领域有何助益?  肖飒:我国刑法第一百九十一条规定,明知是毒品犯罪、黑社会性质的组织犯罪、恐怖活动犯罪、走私犯罪、贪污贿赂犯罪、破坏金融管理秩序犯罪、金融诈骗犯罪的所得及其产生的收益,仍实施掩饰、隐瞒行为的,将涉嫌“洗钱罪”。需要注意的是,这里提到的不是七个罪名,而是七个类别的罪名。  对于这七大类犯罪所获得的钱财及收益,刑法专门规定,打击帮助其“洗白”的行为。对此,我认为,数字货币的普及将对破坏金融管理秩序犯罪、金融诈骗犯罪等案件的侦查及审判起到重要作用,进而会对反洗钱案件的侦查与审判有所助益。  原因不难理解,数字货币体系下,每一分钱都自带从发行之时起的详细交易信息,包括交易时间和交易对手方等。无论如何混同,都可以顺藤摸瓜、追根溯源。因此可以预见,随着数字货币普及率的升高,我国洗钱犯罪的发案率将会逐步下降。  《证券日报》记者:央行数字货币对银行业及金融机构实务会产生何种影响?  肖飒:在我国间接融资体系中,各大银行在社会生活中扮演重要角色。央行数字货币的出现与普及使用,或将改变储户与银行之间的法律关系,重构金融机构实务。  “钱”在法律上被称之为“种类物”,是相对于“特定物”而言的。种类物混同后就分不出彼此。但央行数字货币的发行,如果使用区块链等加密技术,将每一个数字货币进行特殊标示,或可实现数字货币的“特定化”。这样,储户与银行之间的关系就不再是单纯的借贷关系,从学理上分析,特定化的数字货币普及后,持有者与银行之间将成立保管合同关系。此外,数字货币普及后,储户不再需要存款保险,存款利息的调整及支付结算会变得非常方便,央行货币政策的传导效果更容易实现。  当然,也有一些专家学者提出,法币数字化后是否足以颠覆传统金融行业的运行逻辑体系,还需再做考量。现在,普通民众对现有银行及第三方支付体系已非常熟悉,央行发行的数字货币的吸引力尚未可知。对此,我的态度更为积极,也更期待数字货币带来的新变化。  《证券日报》记者:央行数字货币将给金融业法律结构上带来哪些转变?  肖飒:央行数字货币拥有强大的信用背书,符合当下特定行业需求,只要有策略地推广,应该有机会迅速普及。普及后的数字货币,在一定程度上,将深刻影响我国金融行业法律体系。比如,数字货币普及后,银行业与储户之间的法律关系、洗钱罪等罪名的实际意义等或将发生较大变化。  再从证据法的角度来看,央行数字货币本身就是证据,可以证明交易的全部链条,不仅完整,还自带“时间戳”。以后出现金融借款纠纷类案件,预计互联网法院一天就可处理成千上百宗,将大大节约司法成本,提高司法效率。  最后,从信息安全角度看,公民个人信息安全问题日益成为民众关注的焦点。根据2017年5月最高法、最高检《关于办理侵犯公民个人信息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公民个人信息是指“以电子或者其他方式记录的能够单独或者与其他信息结合识别特定自然人身份或者反映特定自然人活动情况的各种信息,包括姓名、身份证件号码、通信通讯联系方式、住址、账号密码、财产状况、行踪轨迹等。”  央行数字货币一旦推出,下载钱包、线上支付、商铺留痕、回溯来源、追踪去处、钱包保密等等,这些具有可识别性的私人消费痕迹当归属于个人信息。数字货币在使用中形成的个人信息是否可以商用?归谁使用?如何使用?这一系列与公民个人信息安全紧密相关的问题也值得提前研究。

2020年04月25日 21:08

租客网招聘内容文案助理

经验和学历:1-3年、大专岗位职责:1.负责目标用户的运营,对用户群体进行细分、挖掘、引导、培养和维护;2.针对不同阶段用户,调整相应策略,提高用户活跃度、留存和转化率;3.负责用户社群管理,用户体系的完善和迭代,以及思考用户的裂变方式。;4.对渠道用户进行后续用户质量检测,为提高不同渠道的用户转化提供建议;5.对各种用户运营难题能有结构化的分析、输出解决方案的能力;6.协调或配合公司相关活动落地执行,有效安排活动推广计划,对活动效果进行监督,及数据分析;7.根据公司政策,负责招募学生、网红、社会团体等入驻平台。

2020年04月20日 16:51